你的位置:主页 > 名仕娱乐 > 行业新闻 >

而本身PTA的加工费就处于相对低位

2018-07-27 17:52 点击:

  我国化工品的终端产品都有一些产品的出口需求,不过化工品的消费仍主要是国内,出口这块的占比并不大,而且化工产品以消费品为主,国外也都是刚需为主,因此受汇率的影响波动应该不会太大,更多的影响是来源于国外需求的波动,经济增长带来的变动可能更加重要,特别是欧美地区。如下图所示:

  驱动逻辑(三)——刺激了终端成品出口,间接提升需求。我国化工品的终端产品都有一些产品的出口需求,不过化工品的消费仍主要是国内,出口这块的占比并不大,而且化工产品以消费品为主,国外也都是刚需,受汇率的影响波动应该不会太大,更多的影响是国外的需求,特别是欧美地区。

  在巩固国内市场的基础,科迈化工不断开拓境外业务,为公司业务扩张提供广阔天地。

  山东省第二批拟认定化工园区和专业化工园区公示(2018-07-27)

  生意宝对刊登之所有信息不声明或保证其内容之正确性或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整体来说,除了PVC这个基本上整条产业链实现自给自足的品种外,其他品种都多少会受到汇率因素的影响,而我们分析影响力度的话,主要是从价差角度和供需角度来分析,目前是甲醇和PTA的力度最大,其次是沥青、塑料、PP,最弱是PVC。

  综上所述,人民币持续贬值整体是利多化工版块的,但结合目前各个化工品的供需状况和价格影响因素去看,各个品种的影响逻辑是不一样的,影响力度也大小不一。直接影响到产品供需的是甲醇、沥青和塑料,但影响力度上,甲醇最大,沥青次之,塑料最小;间接成本抬升的是PTA、沥青和PP,但力度上PTA最大,其次是沥青,最弱是PP;最后是终端产品的出口,基本上能覆盖到整个板块,但由于体量有限,且汇率并不是最主要因素,因此相比前面两者的影响偏弱一些的,尽管具有普适性。

  整体来说,除了PVC这个基本上整条产业链在国内实现自给自足的品种外,其他品种都多少会受到汇率因素的影响,而我们分析影响力度的话,主要是从价差角度和供需角度来分析,目前来看,甲醇和PTA受影响的力度最大,其次是沥青、塑料、PP,最弱是PVC。

  驱动逻辑(二)——提高了生产成本,推升价格重心。直接形成成本支撑的是PTA,我国PX对外依存度高达60%,因此人民币贬值导致了PX的进口成本大幅提升,而本身PTA的加工费就处于相对低位,PX价格抬升直接推升了PTA的价格;另外国产沥青主要的原料马瑞原油也是进口,汇率对我们的进口成本有一定影响,只是7月份WTI原油高位回落,在一定程度上对冲掉了沥青的成本,而且马瑞原油的进口量的主要因素是瑞内瑞拉的供应问题,汇率波动并不是主导因素,因此其影响要弱于PTA;最后虽然我国丙烷的进口量也比较大,但由于PDH在PP中的占比偏小,影响的体量有限,而且PDH目前的利润偏高,汇率波动对利润的影响难以起到重要作用,因此人民币贬值对其的影响稍弱一些。

  公司以“清洁生产”为目标,不断探索环保、节能的生产工艺。公司积极加大化工新材料特别是现有橡胶助剂产品在清洁生产工艺等方面的研发投入,取得清洁生产工艺新的突破,推动绿色助剂产品和创新型助剂产品顺利占领市场。公司注重对行业先进生产工艺的学习和研究,以自身生产经验为基础,不断进行生产工艺创新,积极探索,走出一条绿色、节能、环保的可持续发展道路。

  6月份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幅度高达6.31%:受国内央行流动宽松和应对中美贸易战的主导影响,人民币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贬值幅度高达6.31%,那无疑将导致进口成本做相应的抬升,名仕娱乐官网:而对国内定价的化工品来说,都有明显支撑,从近两月的行情中也能看到,PTA和甲醇的涨幅最大,其次是沥青、PP、塑料,最弱是PVC,尽管这里面包含了基本面因素逻辑在里面,但确实不容忽视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影响。

  总结:尽管人民币贬值利多化工品,但需要综合量价去区别其影响大小

  已上市期货的化工品中,大部分都已实现了自给自足,仅甲醇、沥青、塑料还有一定对外依存度,特别是甲醇,由于产销区逐步独立的情况下,甲醇的港口供应大部分都来自于进口,而港口又是盘面的主要定价区域,进口成本持续抬升的情况下,而港口库存又偏低,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甲醇的供应偏紧,因此人民币贬值对甲醇支撑明显。如下图所示:

  进口沥青也是国内沥青市场很重要的补充,2017年对外依存度也有10%左右,另外塑料虽然也有一定对外依存度,但今年的塑料面临较大的港口库存压力,沥青也是在淡季积累了偏高的库存,本身进口积极性就已经受到压制,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情况下,影响的只是抬升塑料和沥青的上方天花板,而不是对价格直接产生推动力,整体甲醇的敏感度更高。如下图所示:

  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与化工品价格没有强的相关性,毕竟化工品的价格由国内供需决定,而且汇率也不是影响进出口的唯一因素。而近期受国内央行流动宽松和应对中美贸易战的主导影响,人民币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贬值幅度高达6.31%,那无疑将导致进口成本做相应的抬升,而对国内定价的化工品来说,都有明显支撑,从近两月的行情中也能看到,PTA和甲醇的涨幅最大,其次是沥青、PP、塑料,最弱是PVC,尽管这里面包含了基本面的因素在里面,但确实不容忽视人民币贬值带来的影响。具体如下图所示:

  人民币贬值直接形成成本支撑的主要是是PTA。我国PX对外依存度高达60%,在国内大炼化未集中释放前都是如此,因此人民币持续贬值导致了PX的进口成本大幅提升,而本身PTA加工费就处于相对低位,PX进口成本抬升直接推涨了PTA的价格;如下图所示:

  驱动逻辑(一)——降低出口成本,刺激出口:已上市期货的化工品中,大部分都已实现了自给自足,仅甲醇、沥青、塑料还有一定对外依存度,特别是甲醇,由于产销区逐步独立的情况下,甲醇的港口供应大部分都来自于进口,而港口又是盘面的主要定价区域,进口成本持续抬升的情况下,而港口库存又偏低,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甲醇的供应偏紧,因此人民币贬值对甲醇支撑明显;进口沥青也是国内沥青市场很重要的补充,2017年对外依存度也有10%左右,另外塑料虽然也有一定对外依存度,但今年的塑料面临较大的港口库存压力,沥青也是在淡季积累了偏高的库存,本身进口积极性就已经受到压制,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情况下,影响的只是抬升塑料和沥青的上方天花板,而不是对价格直接产生推动力,整体甲醇的敏感度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