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名仕娱乐 > 行业新闻 >

兴发董事长在国务院说出化工行业心声:融资太

2018-09-04 03:51 点击: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渐进式的。我们是先行先试者,但是,我们只走半步。在现有的法律和政策下,探出半步,试试虚实。这其中拿捏很难,稍不留神,一步迈出,就掉进了陷阱。”

  当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刀刃刺破了资本市场的数字泡沫,短短几个月间,大批企业和企业家的纸上财富大幅缩水,几百亿身价灰飞烟灭。2008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刘永行以204亿的身家,成为首富。

  历经10年,家大业大。刘永行敏锐地感觉到潜在的问题后,率先提出分家。协商之后,中国第一个经国家工商局批准的私营企业集团被分成四块业务,兄弟们分头挺进。家族企业产权的明确和产业的划分,为“希望系”其后快速扩张之路扫清了障碍。几年之后,刘氏兄弟荣登中国内地富豪榜的前几位。

  那以后,生性谨慎的刘永行变得更加低调,悄无声息地、执着地、继续着重型工业化道路,把第二主业的业务从电解铝、氧化铝扩张到了石油化工、煤化工。在国家政策和国有垄断资本双重挤压下,他小心翼翼地构筑自己重型化工的民营帝国之梦。

  戴国芳、孙大午们迈出一大步,成了中国改革进程中的悲剧人物;动作慢一些的,艰难地喘息着;而那些醉心于投机市场的暴利、甚至抛弃了主业的,在这场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危机中,如同活在炼狱——因为资金链断裂,民营老板逃跑、自杀的消息时有传来。

  他的企业没有上市,他在并购、收购上很保守,他很少向银行贷款,很少使用金融杠杆。

  自改革开放以来,最富生机和活力的民营经济,一直徘徊在低附加值、低门槛的初级制造加工业,在完成最初的财富积累后,依然小打小闹。

  期间,刘永行从没有放弃过早年赖以发家、如今利润日益稀薄的第一主业——饲料业。他是企业管理和成本控制的高手。在行业普遍受到冲击的2008年,东方希望饲料的产量、利润依然有大幅度的增长。

  激进又保守的刘永行行走在自己的路上,感到“很艰难”,“感到这么做事业很有乐趣”。

  “有人说我很保守,但也有人说我很激进。其实,我就是希望我的企业能一直健康地活着。”他笑着总结。 自2003年进军铝业的风波之后,刘永行刻意保持着低调,躲避着媒体的聚光灯。本刊记者是2008 年第一个采访他的媒体人士。

  而早在十多年前饲料行业还能大把赚钱的时候,刘永行就在为产业转型的难题所苦恼。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东方希望开始产业探索之路。2002年,经过6年的深思熟虑,他大胆挺进长期被国有企业垄断着的重工业——拿出自有资金20个亿,在包头建电解铝厂、名仕娱乐平台:在河南三门峡投资氧化铝项目。

  在这个民营经济遭遇寒流的大冬天里,刘永行有什么特殊的生存秘诀呢?

  在国家政策和国有资本双重挤压下,他小心翼翼地构筑重型化工的民营帝国

  1982年,四川省新津县古家村的一家小院里,渴望财富的刘家四兄弟脱下“公服”下海,干起了育雏鸡、养鹌鹑的个体户行当,从搞养殖到开发饲料生产,并逐渐从家庭式小作坊跨越到了企业经营。

  一场宏观调控突如其来。2003年8月,中央政府对钢铁、水泥、电解铝、汽车等行业进行点名批评。包头、三门峡项目被紧急叫停,随后,不得不接受来自中央和地方调查组的调查。幸运的是,东方希望没有成为第二个江苏铁本。

  报道: 8月20日,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在京举行,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主持会议,分别听取了有关部门和与会代表关于中小企业总体发展情况、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财税支持政策落实、进出口情况等的汇报。兴发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国璋等5位企业家应邀参会并发言。当前化工行业整体效益刚刚走出低谷,企业发展仍面临较多困难。借此机会,恳请国家高度关注和研究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等四方面问题。”他指出,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困扰中小企业的老大难问题。一是授信审批时间长,部分银行对化工行业调减授信额,特别是项目贷款审批难,只有少数银行受理化工项目贷款,而且用信难以保障,化工企业转型升级缺乏信贷支持。二是实物资产抵押和信用保证体系不完善,银行偏好于土地和房产抵押(50%),机器设备抵押率过低(10%),企业形成的资产难以满足银行要求的实物抵押充足率,企业寻求担保困难。三是银行贷款一年期基准利率4.35%,但实际贷款利率均有较大程度上浮,同时债券市场票面发行利率较高,且发行难度大。四是票据贴现量大。银行承兑汇票已成为国内销售的主要结算工具,企业偿还贷款、支付利息、缴纳税费、工资薪酬、电费结算等均需刚性支付现汇,需将承兑汇票贴现后支付。五是以贷揽存现象仍然存在。因银行对存贷比考核的要求,各银行要求按贷款额的10%~20%配置活期存款量、敞口保证金、全额保证金存款,变相增加企业融资成本。“恳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进一步研究出台政策,切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李国璋说。此外,李国璋还就降低中小企业用电成本、支持企业转型发展、鼓励企业技术创新等问题提出了意见建议。他指出,目前湖北大工业电价110KV基本电价0.5738元/千瓦时,加上基本容量费,用电大户企业平均电价约0.62元/千瓦时,企业电力成本很高,建议加快推动电力体制市场化改革,切实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据悉,兴发集团正在推进宜昌新材料产业园转型升级,而园区搬迁改造和后续配套项目开发总投资超过30亿元,沿江装置拆除预计资产损失较大。李国璋吁请国家研究出台相关政策,支持沿江化企搬迁改造和转型升级,并支持企业向国家相关部门争取专项资金补贴;引导社会资本、政府产业基金参与和支持化企转型发展;对沿江化企拆除资产损失给予财政、返税等补偿;支持企业发行长周期、低利率绿色债券。他还建议加快现行科技项目管理体制、成果考核评价体系改革,逐步建立以国家重大需求为导向、以企业为主体的国家创新体制,加快产学研高度融合,提升国家自主创新能力。